淮山

乡村小画手,约稿请私信

 

记成恭皇后杜陵阳

      我写过两篇分析杜陵阳的文章,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皇后,说不出来的感觉,第一次知道她就喜欢她。这篇文章是把之前写的两篇综合起来了,不能尽善尽美,也能大致阐述杜陵阳仓促而不平凡的一生了。
       所以有没有什么魏晋相关的群可以让我加一个一起玩耍的😂

      南掖门前杜姥家,休征一夕记生牙。无端织女银河暗,髻上齐簪素柰花……

      这应该是东晋史上最传奇的一个皇后了,显赫的家世,传奇的父亲,美丽的容貌,扑朔迷离的感情……

      杜陵阳应该是东晋唯一一个清楚记载母亲家世的皇后。她的母亲裴穆,父亲是西晋名士裴遐,母亲是太尉王衍的女儿,与愍怀太子妃王惠风是亲姐妹,以晋书的说法,中表之美,门高当世。

      单独说一下裴遐,河东裴氏家族在东晋确实是没落了。可在西晋时期,这个家族要显赫过琅琊王氏,时人以八裴方八王,裴楷方王衍,裴遐方王导。年轻时的王导王大丞相和裴遐齐名,而王衍是裴遐岳父,又是王导同族堂兄,所以按辈分来说,裴穆也算是王导的族外孙女。

      杜陵阳的父亲杜乂早逝,杜乂非常帅,是当时唯一和卫玠齐名的美男子,而且很有才学,性格也非常好,温和恬淡。

      杜乂祖父杜预,三分天下自他终,打赢了一统天下的平吴之战。又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明朝前唯一一个同时列入武庙文庙的历史人物,西晋镇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真的,东晋你再找不出第二个比杜陵阳家世更显赫的皇后了,这样的家世,就算是她的丈夫,成帝司马衍也要自卑。

      然而杜陵阳成为皇后的时候,成帝司马衍已经十六了,和杜陵阳同岁,说实话,这年纪搁在东晋皇室已经算晚婚了,其它小皇帝大多在十三四岁已经立后了。

      至于是什么缘故使成帝结婚结的这么晚,就不得不说一下成帝的母系家族颖川庾氏和琅琊王氏的撕逼了。

      前边说到了杜陵阳母亲裴穆的家世,那就不得不提一下裴穆的堂姑,八王之乱最终得利者,东海王司马越的王妃――裴妃。

      这位裴妃,是裴康的女儿,裴妃的哥哥裴盾,是她丈夫司马越重要幕僚。兄弟裴邵和王导有深交(王导次子王恬本字仲豫,与裴邵父亲裴康字相同,王导想起过往与裴邵交情,便改为敬豫)。

      裴康三弟裴楷,流名于世的超级大名士,还是个大帅哥,四弟裴绰,即杜陵阳母亲裴穆的祖父。裴绰之子裴遐,和裴妃是嫡亲堂兄弟姐妹,裴妃即裴穆的堂姑。

      当初正是裴妃劝说司马越让司马睿南下,司马睿才得以在建康登基称帝,因此司马睿非常感激裴妃。

      司马越死后,王衍率十万大军护送司马越回东海安葬,被石勒大败,全军覆没。司马越世子司马毗因此与裴妃失散,生死不明,裴妃也被变卖为奴。

      后裴妃辗转来到江左,此时司马睿已经称帝,司马睿对裴妃礼遇非凡,封其为东海王太妃,又把亲生的三子司马冲出继给司马毗为世子,由裴妃抚养。在宗法上,裴妃是司马冲祖母。

      裴妃南下后,坚持为司马越招魂安葬,朝臣以为不合礼法,司马睿便下诏不许裴妃招魂,裴妃不奉诏,坚持为司马越招魂,司马睿亦无可奈何。敢这么明目张胆抗旨,皇帝也不敢加罪,背后给裴妃撑腰的,应该就是琅琊王氏家族,这个人,极有可能是王敦。

      说起王敦,324年王敦谋反之时,钱凤问过王敦:事成之后,如何处置天子?(此时天子指明帝司马绍,此时元帝司马睿已驾崩)王敦回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尚未南郊,何来天子?只需竭尽你的兵势,保护好东海王和裴妃罢了。这位东海王,就是司马冲,元帝三子,明帝三弟。

      也就是说,此时的王敦谋反,未必是为了自己称帝,他应该也是想立一位傀儡皇帝。此时的司马冲只有十三四岁,王敦想立司马冲,一方面是司马冲年少,另一方面,他应该是希望皇位回归东海国嗣。以司马冲为帝,裴妃为太皇太后,大权自然尽落王敦之手。

      但是王敦谋反失败了,那么曾经欲被王敦立为帝的司马冲处境就很艰难了,即便司马冲没有参与谋反,立他为帝仅仅是王敦个人之意,但是在当时的朝廷看来,司马冲依然很危险。

      裴妃应该死在王敦败亡后,裴妃死后,同时为司马毗发丧,司马冲才继承东海王位。裴妃死亡具体时间不知,推测在324年王敦败亡以后,明帝驾崩在325年。

      明帝死后,成帝司马衍登基,成帝舅舅庾氏兄弟掌权,大力排挤宗室亲王,自然免不了曾威胁明帝皇位的司马冲。司马冲的食邑本在下邳,兰陵。兰陵应该没有实土,而下邳在扬州,好地方,军事要地,而且离京城建康很近。

      可裴妃死后,司马冲继承王位,食邑却改到了荥阳。我不能肯定东晋的荥阳是侨郡还是旧郡,如果有实土的话,荥阳一定还是在豫州。而328年苏峻之乱后,庾亮出镇豫州,那么封国在豫州的司马冲,说句不好听的,完全就是在庾氏的监控之下。

      庾氏不放心司马冲,王氏也不愿庾氏再坐大。小皇帝也在一天天长大,到了年龄该成婚了,成婚后就算成人,该亲政了。

      而归政皇帝对于王导来说不是好事,庾氏兄弟是皇帝亲舅舅们,一旦归政,皇帝肯定要重用外戚庾氏兄弟,那么就会威胁到王氏家族的地位了。

      为了不让庾氏再坐大,皇帝的皇后,绝不能是庾氏有关之人。为了不让庾氏兄弟反对,皇后也不能是琅琊王氏之人,杜陵阳顺势而出。

      杜陵阳貌美出众,知书达礼,家世显赫。母亲家族与王导关系千丝万缕,父亲是盛名响彻江左的大名士,做过丹阳丞,在丹阳尹手下做事,王导领扬州刺史,管辖丹阳尹,杜乂也算是在王导手下任职,更重要的是,他死了很多年。

      没有父亲,没有叔伯,没有兄弟姐妹。看似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可前边分析过杜陵阳的家世,她这个皇后,很可能不是凭借父亲家世坐上的,而是凭借母亲家世,若非是母亲家世的缘故,惜字如金的史书不会费那么多笔墨描写裴穆家世,毕竟裴穆算是王导族外孙女。

      咸康二年,杜陵阳册封皇后那年,庾亮在荆州,庾翼跟庾亮一起。庾冰在会稽,庾怿可能在魏兴。建康内朝没有庾氏兄弟,王导一人左右建康朝局,我们差不多可以认定选杜陵阳做皇后,可能完全是王导一人的意思。

      若真是王导一人之意,庾氏兄弟必然不满,所以接下来说的是关于杜陵阳第一个传说,杜后生齿的传说。相传杜陵阳生下来就不长牙,可成帝纳采提亲之后,一夜之间,口齿尽生。听起来很神奇,这姑娘简直天生后命。然而真是如此吗?你们相信一个人从小不长牙,突然之间牙全长好的吗?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若杜陵阳一夜生齿真是有心人故意造谣,有三种可能。一种是裴穆母女自吹自擂,自抬身价。可以史书对裴穆的评价,这是个丈夫死后,寡居抚养女儿,深居简出,以礼自防,甚有德音的女人,如此品质,不像是会使出这种心计的人。

      另一种可能是有人故意吹捧杜陵阳,吹捧她的肯定最想她做皇后的人,能想到的就只有琅琊王氏家族了。

      但是想想也不该用不长牙这样的事来增加神秘感,帝后大婚要提前一年准备,停止天下婚姻嫁娶,如果一早选定杜陵阳,皇帝要知道这准皇后没牙,皇帝会怎么想?一国之母没有牙,成何体统?皇帝会愿意娶个没牙的女人吗?用不长牙来造谣抬身价,风险太大,不似王导作风。

      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有心阻挠帝后大婚,若是成帝知道杜陵阳没牙,怎会甘心娶个没牙的怪物,若成帝心里抵触,那这婚事就悬了。那么,最不想成帝娶杜陵阳的人,一种是暗恋杜陵阳的(抽飞,我胡扯的,别当真),一种是反对杜陵阳当皇后的,毕竟杜陵阳和王导有那么点牵扯,不想她做皇后的阻力,那就极可能来自颖川庾氏,来自成帝的舅舅们。

      然而王导不是善茬,你不让杜陵阳做,我非让杜陵阳做,反正最后成帝是妥协了,这才有了纳采之后,一夜齿生的传奇。毕竟皇帝已经纳采了,这皇后已经没人能动了,谣也造不下去了,总得想个主意让她把牙长好啊。

      若杜陵阳真的没牙,大婚那一日,一夜生齿的谎言就会被拆穿。

      史书记载大婚之日,帝御太极殿,群臣毕贺。册封皇后,杜陵阳是要开口谢恩的,如果没牙,一张嘴不是全暴露了吗?那一天成帝在太极殿亲自迎接杜陵阳,百官向皇帝贺喜,皇帝还赐宴群臣,直到晚上该封锁宫门时才停止奏乐,百官离宫。文武百官都见过新皇后,若皇后没牙,怎么可能会没人知道?这更印证了杜陵阳没牙之说,或许真是有心人造谣生事。

      而成帝恐怕心里还一直觉得杜陵阳没牙,心里应该是很嫌弃杜陵阳的。可当大婚之日看到完整无瑕,又如此美丽的皇后之时,心情应该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

      杜陵阳很美,天仙一般的人物,史书记载后少有姿色,她打小就是美人儿坯子,得益于裴氏,杜氏,王氏三族的好基因,裴氏,王氏都是美人儿辈出的家族,裴穆姨母,王衍大女儿王景风更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裴穆父亲裴遐,也很有名,记载虽少,却是大帅哥裴楷侄子,裴穆自然不差,杜乂不用说了,那是唯一能和卫玠齐名的大帅哥,自行想像杜陵阳有多美。

      成帝爱杜陵阳吗?换到现代,一个美的如同仙女下凡,又性情温和,知书达礼,温顺恭谨的女子(杜陵阳谥号恭,她母亲很贤德,父亲性情纯和,她应该就会是这样的性子吧),你又是一个正常男人,你会不会喜欢她?

      可是杜陵阳没有生下孩子。

      大家都会觉得成帝应该会喜欢这个皇后,可是皇后竟然没有孩子,那成帝到底喜不喜欢这个皇后?如果喜欢,皇后为什么没有孩子?

      可是,杜陵阳做了六年皇后,在她做皇后的前五年,她没有生下孩子,后宫也没有一个妃嫔生下孩子,成帝的第一个孩子,生于杜陵阳驾崩那一年……

      杜陵阳真的不能生育吗?到底是她不能生,还是有人不想让她生?

      那就不得不扒一下咸康五年的王可事件了。这件事的爆发点,应该是积蓄已久的,从咸康二年杜陵阳成为皇后开始,就已经积蓄的了……

      咸康二年杜陵阳被选为皇后,琅琊王氏确实有所收益,因为咸康四年王导被拜为太傅,行殊礼。正是因此引起庾亮极大不满,庾亮再度谋划废黜王导,希望得到郗鉴支持,却被郗鉴拒绝,庾亮谋划再次落空。

      咸康五年四月,晋陵郡暨阳县百姓王和女儿王可自称从天上来,当母仪天下。这很明显是有人生事冲着杜陵阳去的,此时的徐州刺史是郗鉴,晋陵太守郗迈是郗鉴侄儿(咸康五年八月郗鉴死前曾上书希望侄儿晋陵太守郗迈接任自己为徐州刺史)。

      这件事四月份没有闹出来,应该是郗鉴压下来了,史书记载,晋陵内史以为妖,收付狱。也就是说,郗迈以王可为妖女,妖言惑众,把她关到了监狱。但是没有直接杀了她,恐怕是因为郗鉴太清楚王可事件幕后操作之人,以他一贯和稀泥的态度,两边都不想得罪,才让郗迈留了王可一命,不至于跟王可背后之人撕破脸吧。

      可惜不久后,咸康五年七月王导死,八月郗鉴死,庾亮还撑着一口气没死。十一月,王可事件便再起风波,一个名叫吕赐的道士直接跑到皇宫前去说,王可足下有七星,当母仪天下。这下想瞒住成帝和杜陵阳都瞒不了了,成帝杀了吕赐,又派人去晋陵诛杀了王可,算是彻底压下此事。

      东晋人很迷信,杜陵阳那个一夜生齿的故事,已经被奉为神话了。王可也复制了这个道路,自称是受上天旨意当母仪天下的,对杜陵阳的打击不要太明显。王可事件发生在晋陵郡暨阳县,庾亮二弟庾怿刚巧做过暨阳令,庾氏兄弟在徐州一带也有自己的势力。而且庾怿还做过司马冲的功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另一种监视司马冲的方式?

      咸康五年年底,王可之事对杜陵阳打击应该挺大,加上一直不生育,她的身子应该是越来越差了。

      咸康六月正月初一,成帝长舅庾亮死了,似乎对杜陵阳威胁最大的人物没了,可杜陵阳早已经被折磨的身心交瘁,加上身子虚弱,恐怕是再不能生育了,应该是在这一年,成帝才开始宠幸后宫妃嫔。

      咸康六年三月,成帝进封三叔东海王司马冲为骠骑将军,成帝此时似乎有几分提拔宗室亲王来分夺士族权利的意思,士族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七月,成帝朔望听政于东堂,看起来一切似乎好转了,皇室开始摆脱庾氏兄弟的控制,皇帝也渐渐有了实权。可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变故陡然而至。

      咸康七年三月,杜陵阳驾崩了……

      成帝第一个皇子生在咸康七年,贵人周氏所生,不知道杜陵阳有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孩子。但是都无所谓了,看见看不见,她都已经独自凋零了……

      咸康七年四月,杜陵阳刚下葬,成帝开始土断白籍,为何要土断白籍,东晋士族大多是北方而来,他们在南方的户籍是临时户籍,是黄籍,不用向朝廷纳税,这就造成南方人越来越多,国库却一直空虚。白籍就是为了让这些士族和流民户籍落实在南方,这样他们就要向朝廷纳税,这是一项很容易得罪士族的政令,可以想像当年尚未有实权的成帝在推行这项政策时,遭受过多大的阻力,可成帝还是强力推行了。

      成帝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和士族做斗争,和自己的舅舅们斗争。

      咸康七年八月,杜陵阳死了没几个月,司马冲也死了,又一位刚刚被成帝提拔起来的宗室亲王殒命了。这不得不让我再度怀疑到庾氏兄弟,毕竟庾氏兄弟打压宗室亲王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司马冲跟杜陵阳死亡时间如此接近,也是我怀疑,当年因王敦之乱,备受庾氏排挤的司马冲,他的政治靠山也是琅琊王氏,而琅琊王氏的靠山正是皇后杜陵阳。

      所以咸康五年王导死了,对司马冲影响不大,可咸康七年杜陵阳死后,司马冲可以说是彻底失去政治庇护,必是惶惶不安,不久后也死去了。

      皇后与叔父死亡的接连打击,政令推行受阻,成帝可谓是心力交瘁。

      咸康八年三月,庾怿向王允之投毒,王允之一道密折上去,状告庾怿,成帝忍无可忍,大怒道:大舅已乱天下,小舅也要如此吗?

      成帝一怒,庾怿竟然自尽了,成帝自幼受制于舅舅们,为何一怒就能逼的庾怿自尽?庾怿到底在怕什么?王允之奏折到底说了什么秘密,能逼得庾怿自尽?

      说到王允之,当年庾亮引起苏峻之乱,王允之大哥王宴之时任庾亮护军参军,庾亮兄弟逃出了建康,王宴之却遇害了,大哥之死,王允之自然对庾氏兄弟恨之入骨,王导死后,整个琅琊王氏家族便是由王允之领头,那么王导所知道的所有关于庾氏兄弟的秘密,王允之也必然知晓。那么庾氏兄弟以王可之事造谣,欲动杜陵阳皇后之位,害的杜陵阳郁郁而终,司马冲早逝之事,王允之必然是知情。

      成帝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而且非常孝顺,对有恩于自己的人,都会倾力回报。丧乱之际保护照顾他的保姆周氏,恩赐有同家人。生身祖母荀氏,死后追赠了郡君。婶母琅琊太妃山氏,因为抚育幼年父母双亡的成帝有同亲生,保全了她那滥杀两百多条无辜性命的舅舅羊聃一条命。

      如果杜陵阳,司马冲之死真的跟庾氏有关系,便不难理解庾怿为何自尽了,毕竟那可是皇后和亲王。

      也是因为此事,庾氏兄弟有了恐惧,咸康八年三月庾怿才死,五月成帝就病了,六月成帝驾崩。我实在不愿相信成帝之死与庾氏有关,毕竟我觉得庾冰,庾翼不是这种狠毒之人,可太多巧合,实在让人不得不起疑。

      咸康八年六月,杜陵阳死后一年零三个月,成帝也随她而去了,不知在天上,牛郎和织女,相聚了吗……

(注:杜陵阳的第二个传奇,织女戴孝。杜陵阳驾崩前,会稽一带的女子流行戴白花,说是天帝的小女儿织女得了重病快要死了,凡间女子都要为她带孝,不久后,杜陵阳驾崩。熟悉晋史的都知道东晋有牛继马后的说法,质疑元帝血统,称元帝是夏侯太妃与牛金私通所生,那作为元帝孙子的成帝,可不正是牛郎吗……)

      咸康八年十月,庾冰逼王允之离开江州,王允之不奉诏,同月亦身亡……

      当年成帝驾崩之时,下旨让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司马奕过继给司马冲为后,因为司马冲没有儿子。但成帝是司马冲侄子,他的儿子是司马冲侄孙,而且给司马冲过继子嗣,大可以从司马冲的弟弟司马晞,司马昱的子嗣里过继,可成帝竟然让亲生的皇子过继,这个中缘故,真是因为司马冲无嗣,国统将绝,心中哀怛还是心中有愧,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38
评论
热度(38)
  1. 狂花道人淮山 转载了此文字

© 淮山 | Powered by LOFTER